首页
会员中心
到顶部
到尾部
学术交流

【说明白讲清楚中医药疗效·大家谈⑨】专访黄煌:经方是中医药对外传播有效载体

时间:2022-03-25 18:12:11  作者:医药技术开发网  来源:本站网络部  查看:52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人物简介 黄煌,全国名中医,南京中医药大学国际经方学院院长。 顺利开展中医药和世界医学的对话至少存在着两重障碍,一是古老中医药信息和当代中医人之间的障碍,二是当代中医药人作为中医药国际化传播者,和世界医学对话过程中存在的障碍。只有跨越这...

人物简介

黄煌,全国名中医,南京中医药大学国际经方学院院长。

顺利开展中医药和世界医学的对话至少存在着两重障碍,一是古老中医药信息和当代中医人之间的障碍,二是当代中医药人作为中医药国际化传播者,和世界医学对话过程中存在的障碍。只有跨越这两重障碍,才能更好地向世界说明白讲清楚中医药的疗效。

黄煌多年来致力于将经方(经典方的略称,主要指记载于《伤寒论》《金匮要略》里的方剂)推向国际,通过经方讲好中医故事,为中医药在世界医学舞台上争得话语权。他认为,经方所具备的天然特质,以及传播过程中形象化的演绎,使其能够跨越以上两重障碍而堪当重任。

经方使中医药古今中外对话难度最小化

记者:阻碍中医药和世界医学对话的现实障碍是什么?经方是如何跨越这些障碍的?

黄煌:中医走向世界最大的障碍,是文化障碍。对于非中华文化背景的人来说,要理解中医的名称术语是非常困难的。记得有位日本朋友曾困惑地问我:“健脾、补脾、升脾、益脾、运脾、温脾、清脾、悦脾、醒脾的意义有何不同?如何翻译?”显然,中医名词术语先天的多义性和解释上的模糊性,对今天中医与世界医学的对话设置了障碍。而经方规范性强、歧义性小,最容易实现国际传播。

首先,经方的组成与命名规范严谨。例如,桂枝汤是桂枝、芍药、甘草、生姜、大枣五味药,倘若加饴糖,芍药用量加倍,那就是小建中汤;加黄芪,是桂枝加黄芪汤;加附子,就是桂枝加附子汤。甚至用量变化,方名也会改变,比如半夏泻心汤与甘草泻心汤均是七味药,因为半夏、甘草的用量有别,方名也不一样。

其次,经方的主治对应性极强,即方证相应。方证,就是使用某方的临床证据。比如,患者的症状表现同样是“烦”,“心中烦,不得卧”是黄连阿胶汤证,“心烦腹满,卧起不安”是栀子厚朴汤证,而“往来寒热、胸胁苦满、默默不欲饮食、心烦喜呕”又是小柴胡汤证。可以说是“一个萝卜一个坑,一首经方一首证”。

记者:您曾经说过,方证相应是一种有别于现代中医学辨证论治的思维方式,这句话如何理解?

黄煌:方证相应是经方使用的原则,也是经方取效的前提。方证相应与辨证论治有以下几点不同:

第一,方证的“证”,是证据,不是病机。桂枝汤证是用桂枝汤的临床证据,与辨证论治的营卫不和、肺脾两虚等概念不同。经方方证形成于长期的人用经验,而非产生于某种理论或学说。

第二,方证以形象为主,强调客观体征。《伤寒论》中许多条文都是对人的描述,如“默默不欲饮食”描绘了一个神情默然、郁郁寡欢、意欲低下的人。“按之心下满痛”描绘了一个上腹部胀满疼痛,按压有明显抵抗感或压痛的人。“一身尽重不可转侧”则描绘了一个身体困重,反应迟钝,或肌肉僵硬,步履蹒跚的人。这种方证表述,基于直观而整体的认识。

第三,方证相应是一种极简的中医原创思维,“有是证,用是方”,一步到位,其中没有概念的转换、推理、演绎,没有去辨别病因、性质、部位,以及邪正之间的关系等过程。方证相应的目的是尽快解决患者的痛苦。

可以说,经方命名的规范严谨和方证相应的极简思维这两大天然特质,最小化了当代中医药人和医圣张仲景之间跨越了1800多年的对话难度,也为经方走向国际做最佳的铺垫。

经方的形象化教育让外国人易学易懂

记者:在给外国人讲解经方时有什么困难?如何化解?

黄煌:我强调经方的形象化教育,是在给外国人讲经方的过程中摸索出来的。

1990年我在日本进修,多次参加京都大学医学部中医爱好者和开业医生的讨论会。有次我讲桂枝汤时,使出浑身解数也说不清“营卫不和”的道理,望着众人茫然的眼神,我猛然想起当年跟随家乡老中医夏奕钧先生诊病的场景。他经常凝视患者,或摸摸肚子,或看看咽喉,然后说“此人要吃桂枝”“此人要吃黄连”之类的话。这种思维方式,让我摆脱了尴尬。我解释说,不管营卫强弱,不顾阴阳如何,只要看到患者舌质暗淡、皮肤白皙、消瘦、易于出汗,就要用桂枝,这种人就是“桂枝体质”,这种舌象就是“桂枝舌”。这样讲,大家一下就明白了,会场气氛顿时热烈起来。从此,我提出了“麻黄体质”“桂枝体质”“干姜舌”“附子脉”等特征鲜明、立体形象的名词。

2009年,我去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南部的新奥尔良市讲课,听众和翻译都是美国人。讲课时,尽管我充满激情,但听众几乎没有和我互动,他们似乎难以理解文字层面的讲解。于是,我和翻译合作,将一些方证转为“哑剧”,如“真武汤证”的头晕手抖、四肢沉重疼痛,“大柴胡汤证”的容易发怒、满脸横肉,“五苓散证”的口渴而入水即吐等,用表情及动作渲染讲解。听众看后反响热烈,他们懂了!后来,我还用哑剧考核,让学员表演不同的经方方证,学员传神的表演,让经方的文字“活了”起来。

可以说,在中医药国际化传播的过程中,经方的形象化演绎使古老的经方易学易懂,为外国人搭建了深入认识中医药、理解中医药经典的桥梁。

经方走向世界需要用好“三板斧”

记者:您认为经方向世界讲好中医故事的“方法论”有哪些?

黄煌:经方的国际化推广是需要讲究方法的,简单地把国内的中医教科书翻译过去是不够的,需要用好以下“三板斧”:

一是诠释经典的诊疗思维——方证。方证,就是用方的证据,是安全有效地使用某一方剂的临床证据。一棵草,有证是药物,无证是植物;几味药,有证是方,无证是一堆药。方证相应是经方取效的基本原则,用我家乡的民谚来说就是“方对证,喝口汤,不对证,用船装”。方是钥匙,证是锁眼,一把钥匙开一把锁,一个方对一个证。为此,许多医家都强调方证识别的重要性,胡希恕先生说“方证是辨证的尖端”,刘渡舟先生说“要想穿入《伤寒论》这堵墙,必须从方证的大门而入”。

二是使用看得见摸得着的语言——形象。《伤寒论》的原文古朴但很形象,往往用简洁的语言勾勒出患者的形象,直观性强,如桃核承气汤证的“少腹急结”“其人如狂”;大柴胡汤证的“按之心下满痛”等。我们的教学沿用这种方式,尝试用现代语言去解释古代的经典原文,用文学的手法描写患者的音容笑貌,用美术的笔触勾勒患者的曲线形体,尽量用让人产生美感和想象力的语言,使用大家熟悉的俚语、流行词、典故、公众人物等,拉近中医学与听众心理的距离。

三是立足临床设计培养模式——实用。经方是拿来用的,不是拿来说的,因此讲解经方要多讲如何操作,特别是方证如何识别、经方如何应用。“求实用,快上手,以诊室为中心,为临床医生设计培训方案”是传播经方的理念,通俗地讲就是,多讲看得见摸得着的内容、多讲用得上的内容、多讲《伤寒论》《金匮要略》上的内容。

经方或可继针灸后掀起中医国际化的高潮

记者:南京中医药大学成立国际经方学院,是否有向世界推广中医的考虑?在向世界说明白讲清楚中医药疗效方面是否已有成效?

黄煌:南京中医药大学国际经方学院成立于2016年10月,其初衷正是为了向全球推广中医。经方的开发,日本走在了前面,现在日本大约有150首制剂可以加入医保,这些配方大部分是经方。从坚守经方初始命名权的角度看,需要打经方牌。目前国外的经方制剂非常多,一手拿银针艾条,一手拿经方颗粒,已经成为国外中医师的常态。为发展我国的经方制剂产业,为开拓经方的国际教育市场,也急需打经方牌。另外,经方是中医的临床规范,为探索中医教育改革,也是办院的初衷。

南京中医药大学国际经方学院的成立是开创性的,工作难度大,工作量也大。难度在于如何介入现有的本科教育体系,如何与现有的脏腑辨证体系并肩而行,更如何让经典教育入高校的“上座”。为此,南京中医药大学给国际经方学院的定位是校内教育的“特区”,让我们大胆试验探索。在前几年大办经方培训的基础上,今年将办本科教育的“经方特色班”。同时,我们正在编写经方方证、经方药证、各科经方、各家经方、经方概论、经方医案等一批教材。

在我看来,经方实用性强,疗效明显;经方规范性强,便于学习推广;经方最易成药化,是我国中医药产业国际化的最佳途径。经方的国际化有助于增强中国文化的国际竞争力,极有可能成为继针灸国际化之后的中医国际化的第二次高潮。国际经方学院未来的方向还是在经方教育体系的建设上,其中经方标准化文件的制定,经方国际化人才队伍建设是重点。




评论者:      

 


地址:北京市石景山路23号中础大厦513室  邮编:100049  电话:010-88930159   传真:010-88930159 邮箱:yyjskf@126.com
本网站(www.hppc.cc)所刊载的医药技术开发网所有资料,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商业信息及电子邮件的全部内容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。
主办单位: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医药技术开发专业委员会 
工信部网站备案:京ICP备16060732号
医药技术开发网